Skip to main content

Chai-lun Yueh

Baritone, member of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Teachers of Singing, USA
Home  About Chai-lun Yueh  岳彩轮  CD Albums & Recordings  Repertoire  What's New  Media  Concerts & Recitals  Teaching & Directing  Contact   
Artistic Family

岳彩轮的父亲:

 

 

岳野: 中国著名剧作家

 

 

点击此处下载大尺寸照片

 

   

岳野,原名岳喜瑞,曾用名岳中平,岳庄。1920年生于山东省郓城县双桥乡苏庄村,为民族英雄岳飞的第32世裔孙,剧作家。

    岳野自幼在郓城、菏泽读书,抗日战争爆发后,展转山东、湖北、四川等地高中求学。其间,参加了学生运动,曾任鲁声救国话剧团团长、高中校本部“青年救国读书会”领导核心人员。1942年秋,赴延安受阻转桂林,加入了由周恩来领导的抗敌演剧队第五队,历任队务委员、学术部部长、演员、编导等职,先后在广西、贵州、云南及抗日前线演出。1946年,遵照周恩来“相机撤退”的指示,与抗敌演出队第七队撤至香港,组成中国歌舞剧艺社(简称“中艺”),历任理事、学术部长、编导及演员,巡回香港、泰国、新加坡等地演出。1949年初开始话剧创作,其中《风雨牛车水》、《海外寻夫》曾先后在新加坡、马来西亚首演,引起轰动。同年4月,“中艺”由香港返广东省东江游击区,扩建为华南文工团,同时被选为南方青年代表团成员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第一次青年代表会和文代会 (此后为各届文代会代表)。会后分配到长春电影制片厂任编剧。1950年调中央电影局艺术处,后改为中央电影局电影剧本创作所任编剧、编辑部主任。 1958年调北京电影制片厂历任文学部主任、编导、厂艺委委员等职。期间,被吸收为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理事,有“三栖” 作家之美称。

    建国前创作并搬上舞台的剧本有: 《新唐祖会》、《风雨条石》、  《海外寻夫》、《风雨牛车水》等;创作并发表的诗歌有:《你睡啦,人民的歌手》、《春雷第一声》、《黑夜广州的街头》、《活着不如木拖鞋》,《今日情歌》等;创作并发表的小说有:《怎么会想到呢》。

    建国后创作的电影故事并搬上影幕的有《在前进的道路上》、《英雄司机》、《水上春秋》、《问天何时明》等;被《电影创作月刊》发表的剧本有:《世世代代》、《熔炼》、《詹天佑》、《玉春和瓦夏》、《只为东方未而明》;创作并搬上舞台的话剧《同甘共苦》公演后,被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为单行本,后被《现代剧丛》译为俄文在苏联发表。创作的话剧《友与敌》搬上舞台后在北京及全国各地公演;创作并发表的短篇小说有:《北京发生的故事》、《剃头》;创作并发表的其他作品有:《社会主义的早晨》、《渤海湾的思念》、《忆陈戈》、《桥赋》、《舍命不舍花》等。

    1987年,岳野与著名歌唱家彭丽媛同在天津制片厂拍摄的《春满牡丹乡》一片中担任主演。
 

 

 

 

周恩来与著名的表演艺术家, 编剧和导演: (从左至右) 于蓝,岳野,周恩来,陈怀凯 (著名导演陈凯歌之父),陈强 (著名演员陈佩斯之父)

 

 


 

岳野花费40年的心血和汗水,完成詹天佑一剧的创作,并坚持把詹天佑推向银幕

 


 

岳野(1920~2001),原名岳喜瑞,曾用名岳中平、岳庄,郓城县双桥乡苏庄村人。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理事,曾任长春电影制片厂编剧、北京电影制片厂编剧。自幼在郓城、菏泽读书,抗日战争爆发后,转山东、湖北、四川等地高中求学,1941年毕业于国立第六中学高中部。其间,参加了学生运动,曾任鲁声救国话剧团团长、高中校本部“青年救国读书会”领导核心成员。

 

1942 年秋,赴延安受阻,转桂林,加入了由周恩来领导的抗敌演剧队第五队,历任队务委员、学术部部长、演员、编导等职,先后在广西、贵州、云南及抗日前线演出。 1946年,遵照周恩来“相机撤退”的指示,与抗敌演剧队第七队撤至香港,组成中国歌舞剧艺社(简称“中艺”),历任理事、学术部长、编导及演员,巡回于香港、泰国、新加坡等地演出。

 

1949 年初,开始话剧创作,其中《风雨牛车水》《海外寻夫》曾先后在新加坡、马来西亚首演,引起轰动。同年4月,“中艺”由香港返广东省东江游击区,扩建为华南文工团,同时被选为南方青年代表团成员,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第一次青年代表会和文代会(此后为历届文代会代表),会后分配到长春电影制片厂任编剧。

 

1950年,调中央电影局艺术处,后改为中央电影局电影剧本创作所,任编剧、编辑部主任。1958年,调北京电影制片厂,历任文学部主任、编剧、厂艺委委员。其间,被吸收为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理事,有“三栖”作家之美称。

 

建国前创作并搬上舞台的剧本有:《新唐祖会》《风雨三条石》《海外寻夫》《风雨牛车水》等。创作并发表的诗歌有:《你睡啦,人民的歌手》《春雷第一声》《黑夜,广州的街头》《活着不如木拖鞋》《今日情歌》等。创作并发表的小说有《怎么会想到呢》。

 

建国后创作的电影故事搬上影幕的有:《在前进的道路上》《英雄司机》《水上春秋》《问天何时明》等。被电影创作月刊发表的剧本有:《世世代代》《熔炼》《詹天佑》《玉春和瓦夏》《只为东方未明》。创作并搬上舞台的话剧《同甘共苦》公演后,被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为单行本,后被《现代剧丛》译为俄文在苏联发表。创作的话剧《友和敌》搬上舞台后在北京及全国各地公演。

 

创作并发表的短篇小说有:《北京发生的故事》《剃头》。创作并发表的其他作品有:《社会主义的早晨》《渤海湾的思念》《忆陈戈》《桥赋》《舍命不舍花》等。1987年,与青年歌唱家彭丽媛在天津制片厂拍摄的《春满牡丹乡》一片中担任主演。

 

岳野的电影文学剧本创作较多地描写铁路系统的生活,但题材并不单一,涉及现实和历史,生活面较为宽广。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他注重剧本的文学性,努力摒弃概念化和标语口号,着力写人,写情,揭示人物内心情感世界,使之具有艺术个性和感染力,这得力于他的生活基础和文学家的笔力,同时与他对文艺与政治关系有较正确的理解也不无关系。岳野说:“一个作家要尊重自己,就要尊重生活,尊重人物感情,写独特的感受。”这不仅是他的创作思想的表白,也是他的创作实践的写照。


电影“水上春秋”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E1MzMzMTYw.html?from=y1.6-96.1.1.cc0adeb4962411de83b1

 

From: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9a119e0100t7t7.html

 

More:

 

互动百科: http://www.hudong.com/wiki/%E5%B2%B3%E9%87%8E

 

Bai Du 百科: http://baike.baidu.com/view/504720.htm

 

  


 

岳彩轮的母亲

 

左岫: 著名演员

 

 

话剧海外寻夫(左二)

 

 

 

 

 

 


 

岳彩轮的长兄:

 

岳重: 著名男低音歌唱家,作家,诗人

 

 

 

        岳重,笔名根子诗人,1951年出生。

 

  岳重1967年毕业于北京三中,1968 年底到河北白洋淀插队,1972年进中央乐团,成为男低音独唱家。80年代在中央乐团。

 

  岳重1971年至1972年写作长诗数首。为白洋淀派最重要的三名成员之一(另外两名为多多和芒克)。

 

  

        诗歌代表作: 三月与末日  

 

Bai Du 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1791683.htm

 

 

 

 

 

岳重:短暂的神童诗人与“白洋淀诗群”

 

作者: 中国当代著名诗人芒克



      岳重(根子)肯定是个天才。其父为北京电影制片厂编剧,家中有四千册藏书。十五岁上他即把《人、岁月、生活》、《往上爬》等黄皮书阅尽。这是他早熟的条件。十九岁即写出《三月与末日》等八首长诗,此后一歇就是十五年。

 

      他的经历是神童式的:中学数学补考;笛子拿来就会吹;画的漫画让每个被丑化的人都开心之至;以至无师自通,在白洋淀站在船头高歌几声就进了中央乐团。诗人多多说:“青年时代我俩形影不离,如果没有岳重的诗(或者说如果没有我对他诗的恨),我是不会去写诗的。”
  

     

      据多多回忆:“1972年春节前夕,岳重把他生命受到的头一次震动带给我:《三月与末日》,我记得我是坐在马桶上反复看了好几遍,不但不解其文,反而感到这首诗深深地侵犯了我——我对它有气!我想我说我不知诗为何物恰恰是我对自己的诗品观念的一种隐瞒:诗,不应当是这样写的。在于岳重的诗与我在此之前读过的一切诗都不一样(我已读过艾青,并认为他是中国白话文以来第一诗人),因此我判岳重的诗为:这不是诗。如同对郭路生一样,也是随着时间我才越来越感到其狞厉的内心世界,诗品是非人的、磅腐的,十四年后我总结岳重的形象:‘叼着腐肉在天空炫耀。’”
 

     

 

       继《三月与末日》之后,岳重一气呵成,又作出八首长诗。其中有《白洋淀》、《橘红色的雾》,还有《深渊上的桥》。
 

 

 

      岳重和芒克是白洋淀诗群早期的两位主将。在徐浩渊主持的文化沙龙中,岳重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徐浩渊对他的评价是:“岳重为诗霸,岳重写了诗没有人再可与之匹敌。”因为他的《三月与末日》等诗歌,“1972年下半年沙龙处于岳重光辉的笼罩之下”。由于后来的政治干扰,岳重在1973年便停笔。

 
  

      有评论认为,从现存的《三月与末日》、《白洋淀》等少量诗歌看,岳重的诗歌超越了食指,完全摆脱了政治抒情诗的干扰,在艺术性上大大迈进了一步,在“春天,温暖的三月——这意味着什么?”的拷问中,他以悲怆的格调唱起了一代人精神的挽歌:
  

     

      相比较食指在《相信未来》中写下的“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相信未来,相信生命。”这样过于直白的诗句,岳重的诗歌显然已经具备了现代主义的气质,他几乎完全忽略了客体本身特征在诗歌中的存在,通过对春天的诘难和反复的“我曾忠诚”的吟诵完成了一个完成意义上的内心情感的宣泄。

 

 

 From: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9831569/

     

 

三月与末日

 

          三月是末日。
  这个时辰
  世袭的大地的妖冶的嫁娘
  ——春天,裹卷着滚烫的粉色的灰沙
  第无数次地狡黠而来,躲闪着
  没有声响,我
  看见过足足十九个一模一样的春天
  一样血腥假笑,一样的
  都在三月来临。这一次
  是她第二十次把大地——仅有的同胞
  从我的脚下轻易地掳去,想要
  让我第二十次领略失败和嫉妒
  而且恫吓我:原
  你飞吧,像云那样。
  我是人,没有翅膀,却
  使春天第一次失败了。因为
  这大地的婚宴,这一年一度的灾难
  肯定地,会酷似过去的十九次
  伴随着春天这娼妓的经期,它
  将会在,二月以后
  将在三月到来

  她竟真的这个时候出现了
  躲闪着,没有声响
  心是一座古老的礁石,十九个
  凶狠的夏天的熏灼,
  没有融化,没有龟裂,没有移动
  不过礁石上
  稚嫩的苔草,细腻的沙砾也被
  十九场沸腾的大雨冲刷,烫死
  礁石阴沉地裸露着,不见了
  枯黄的透明的光泽、今天
  暗褐色的心,像一块加热又冷却过
  十九次的钢,安详、沉重
  永远不再闪烁

  既然
  大地是由于辽阔才这样薄弱,既然他
  是因为苍老才如此放浪形骸
  既然他毫不吝惜
  每次私奔后的绞刑
  既然他从不奋力锻造一个,大地应有的
  朴素壮丽的灵魂
  既然他,没有智慧
  没有骄傲
  更没有一
  庄严的心
  那么,我的十九次的陪葬,也却已被
  春天用大地的肋骨搭架成的篝火
  烧成了升腾的烟
  我用我的无羽的翅膀——冷漠
  飞离即将欢呼的大地,没有
  第一次没有拼死抓住大地——
  这漂向火海的木船、没有
  想要拉回它

  春天的浪做着鬼脸和笑脸
  把船往夏天推去,我砍断了
  一直拴在船上的我的心——
  那钢和铁的锚,心
  冷静地沉没,第一次
  没有像被晒干的蘑菇那样怨缩
  第一次没有为失宠而肿胀出血,也没有
  挤拥出辛酸的泡沫,血沉思着
  如同冬天的海,威武的流动,稍微
  有些疲乏。

  作为大地的挚友,我曾经忠诚
  我曾十九次地劝阻过他,他非常激动
  春天,温暖的三月——这意味着什么?
  我曾忠
  春天?这蛇毒的荡妇,她绚烂的褶裾下
  哪一次,哪一次没有掩盖着夏天——
  那残忍的姘夫,那携带大火的魔王?
  我曾忠
  春天,这冷酷的贩子,在把你偎依沉醉后
  哪一次,哪一次没有放出那些绿色的强盗
  放火将你烧成灰烬?
  我曾忠
  春天,这轻佻的叛徒,在你被夏日的燃烧
  烤得垂死,哪一次,哪一次她用真诚的温存
  扶救过你?她哪一次
  在七月回到你身?
  作为大地的挚友,我曾忠诚
  我曾十九次地劝阻过她,非常激动
  春天,温暖的三月——这意味着什么?
  我蒙受牺牲的屈辱,但是
  迟钝的人,是极认真的
  锚链已经锈朽
  心已经成熟,这不
  第一次好像,第一次清醒的三月来到了
  迟早,这样的春天,也要加到十九个,我还计划
  乘以二,有机会的话,就乘以三
  春天,将永远烤不熟我的心——
  那石头的苹果

  今天,三月,第二十个
  春天放肆的口哨,刚忽东忽西地响起
  我的脚,就已经感到,大地又在
  固执地蠕动,他的河湖的眼睛
  又混浊迷离,流淌着感激的泪
  也猴急地

 

        1971年夏.北京

 

白洋淀

 

 

 

 

伤得不轻

桅杆被雷砍断,

我像帆一

瘫倒在炽亮的阳光的沙岸

我从汹涌的海口来

却干枯得

我全部的水分

脑浆,胆汁,胃

一律充当了血,留在海口

流得一点也不剩了,我估

每一道海浪的顶上,都应

漂着两三朵红罂粟吧

没有。

海的大笑,

我当初跌倒时,心脏

从胸上的伤口里被摔出

湿漉漉地

流(留)在我的头旁,现

皱巴巴,裹满了沙粒

    海藻是不是这样腐烂的

    鹅卵石是不是这样形成

 

命运大体如此,

但死或不死

仍由我自己主宰。

 

怎么可以马马虎虎就被埋了

船完全被撞碎之后

也就不会沉没了,它的

块零散的木

    将永远漂浮在海

 

伤成这样

我的眼睛看到的一切

都是杀我的凶

诅咒过

    所有有鼻子的

    所有不结果子的马尾松

 

现在,我是仰躺

除了洁白的天

什么也看不

让杀人犯们远逃吧

只是这淡薄的云

这高高抖瑟的风

它的细长的系绳

是不是仍然拴在

    太阳铁青的手脖子上

 

还在犹豫什

还在留恋什么

死的使者

海浪不倦地牵动我的手臂

没有红罂

我何至于向高高的礁石翻

捡拾遗失的

不幸奉送的肝胆

我一具睁着眼睛的尸体吗

 

我慢慢地闭上眼睛

我走进一片无边的桔红色的雾中

万一我知道我活不成了

应当告别什

阳光灿烂

大海蔚蓝,沙岸金

我急忙闭上眼

连我自

    都不怜悯我自己

 

我受

    是因为我爱好出卖

我大睁着眼活

    才被太阳的剑砍在世界

迸起的火星

    灼成瞎子。

我如果不闭起眼睛,恐

连什么也看不见

连桔红色的雾也看不见了

 

缅想

    垂死者的回

充血

浆中的呼

红色的海

我能

    哪个方向

闪烁着的白珊

伤口大张着,却像一

暴怒的眼睛,直勾勾

    眨也不眨

寻着凶手,要求惩罚

复仇!迎向匕首,死去吧……

伤口嘶哑地咳

却呕吐不出什么

荒凉,空荡的石

    回声与桔红色的雾

白洋淀

 

 

 

 

我到处是创伤

像一片龟裂的土

 

我小时候,黄

躺在湖中的小船上

浪拍打着小船入睡

公园打着鼾声

风像肉感的

吹得我很不好意思

我一松手

桨垂入水

打碎了湖上最后一条晚霞

于是,除了星星

我什么也看不

到了暮色最浓的时候

湖四周的灯火,突然

齐闪光,那时候我还

没有搞懂,为什

这样一个巨大的、亮晶晶

环,会猛地戴

我的船头,我的肩颈

滴着水珠

 

龟裂的土地

 

我小的时候,夏

游泳池发出柠檬汽水的芳

遮阳伞白得耀

蓝色的天是透明

蓝色的天上浮过雪白的

蓝色的游泳衣

露出乳罩的雪白的背

时我还小,没搞

鹅为什

非要藏起翅膀不可

 

土地在龟裂

 

我小的时候,晚上

剧场的休息厅蒙眬瞌

脸枕着皮沙发的靠

凉滋滋地像妈妈的手

爸爸的绿台

    挂得多高啊!

我喃喃梦

    熄灯吧,妈妈

        接着

你昨天

    奥涅金叔叔……

时候,我还小,没搞

爸爸为什

    那么晚还不关收音机

 

阳光

土地

 

论是作为致命的负伤

还是邪恶的复仇

我都应该受

    死的

 

我本来不应该

在上帝面前耍

可是我怎么甘心

    永别这几个生命的奇迹

 

我非常不情愿诀别

    秋天树上的最后两

    摇晃的小铃铛一样

咚作响的树

    不情愿诀别

        路灯下的雨夜

像姑娘水汪汪的眸子一

淌着雨水的玻璃窗子

    不情愿诀别

动的晚风中,烟斗扔

杨树干上,飞起的,火的彗

我非常不情愿诀别

    桔红色的雾

让脚丫子烂掉好

走到哪里,泥沼、冰河

头上的星空永远迷

 

死是微不足道的,

我并不怕这个,挖坑

但是有一个条件,作代价

就是

    允许我永远不睁开眼

    让我永远看得见

        桔红色的雾

 

这容易

海浪不倦地牵动我的手

我永远地合上了伤口一样的眼

伤口却像眼睛一样大睁

疼痛

 

根据多多保存的抄录本整

 

 


岳彩轮的姐姐:
岳彩帼: 著名女中音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


岳彩帼与彭丽媛


岳彩帼与李谷一


岳彩帼在98年央视春晚演唱的鲜族歌曲(春天来了)


演唱深深的海洋


文化部春晚